当前位置: 首页 > CEO专栏 > 开聊8:30 > 155期
第155期——理性投资与科技股—警惕国盾量子高估值风险【开聊FM】
2020-09-02
1099


“开聊八点半,与开兴每周开聊热点话题”

 

今日签】

 

开兴:大家好,我是金斧子创始人CEO张开兴,《开聊八点半》又与大家见面了,每周聊一个资产配置话题,花几分钟时间学习一个投资小知识。照例送大家一句金斧子今日签作为投资人,我们的分析尽量保持客观理性,摒弃任何意识形态及情感带来的偏见。我们要描述的是“真实”,而不是‘理想’或‘希望’。这句话来自著名投资家李录先生与大家共勉!

 

话题引出】

 

珊媛:之前节目我们聊了关于理性投资与科技股的话题,众所周知,6月底以来股市启动了狂涨行情,中小创业板势头不减,科创板更是异乎寻常地疯狂再加上前段时间是科创板一周年的节点,投资人对科创板公司无疑是宽容的并且寄予了厚望,但有个问题是此类科创公司投入之后的最终成功率会有多少?

 

开兴:科创板开市一年,总市值已经将近三万亿,成了不可忽视的板块。除了中芯国际,市值千亿以上的还有三只:金山办公、中微公司、寒武纪,截止到7月24日周五收盘,市值分别是1770亿、1069亿、1037亿。接下来,市值500亿以上的还有8家,200亿到500亿的有25家。

 

珊媛:这些都不算小公司虽说很多科创板公司当然承载“使命”,这一点毋庸置疑,但我们必须想想科创板的估值为什么能达到匪夷所思的高度?现阶段估值是否过高了

 

开兴:PE-TTM来看,截至8月3日,科创板143家企业的估值平均数为101.57倍,估值中位数为93.84倍,其中64家公司估值超过100倍,20家公司超过200倍。再对比同样被认为估值高的创业板,目前832家企业的估值平均数为75.08倍,估值中位数为50.77倍。从这些数据对比来看,高估值是普遍存在的现象。

 

珊媛那我们应该如何看待科创板的高估值?

 

开兴:从传统的估值角度来看,包括和历史相比的话,当前科创板确实处于较高水平,但对于科技股而言,不能简单地用PE来判断当前科技股估值。对于萌芽期、成长期、稳定成熟期的企业,应该采用不同的估值指标,有针对性地去看PS、PEG、DCF等指标,引用长期的现金流折现的方法来进行估值,多维度思考才能大浪淘金,找到真正的价值龙头股。

 

关注点

 

珊媛:其实这一年以来,围绕科创板的争议也比较多,比如动辄上百倍的估值泡沫、企业创新能力的持续性等也是不绝于耳。开兴,你来和大家分析一下为何会出现这种争议?有没有相关的案例可以和我们讲一讲?

 

开兴:好的,就拿“国盾量子”来说吧。7月9日,发行价为36.18元/股的国盾量子在科创板正式上市,当天开盘价高达280元,相较于发行价上涨674%盘中,国盾量子股价涨幅一度超过1000%,股价达到397.99元最终以370.45元收盘,涨幅高达924%。截至收盘,国盾量子总市值已经达到296.36亿元。

 

珊媛:一上市打破此前所有新上市公司的记录——10倍的上涨,370元的股价,近300亿的市值怪不得被称为“2020年最赚钱的股票”那究竟是什么撑起了这样的高估值?

 

开兴:国盾量子股价的疯狂上涨主要是股民出于对其市场地位、行业前景、专业实力和股东背景等因素的考虑,但不排除有盲目跟风的情况。

 

首先,从市场地位来说,国盾量子成立于2009年,是国内首家从事量子通信技术产业化的企业,也是国内量子通信领域首家A股上市企业,还是目前国内量子通信领域市场占有率最高的企业,是当之无愧的国内量子通信头部企业。其次,行业前景方面,信息安全在个人生活中变得越来越重要,量子通信凭借其绝对的保密性有望成为全球下一个经济增长点。再有,专业实力方面,国盾量子参与了“京沪干线”、“国家广域量子保密通信骨干网络”、“武合干线”等多个重大国家项目,技术团队的实力毋庸置疑。

 

除此之外,还有股东背景,时任中科院院士、量子通信科学卫星“墨子号”首席科学家、有“量子之父”之称的潘建伟持有国盾量子11.01%的股份,经常作为国盾量子的代言人出现。受到这些因素的影响,国盾量子一上市,就瞬间引发了股民们的热情,被迅速炒高了股价,市值翻了好几倍。

 

珊媛:事实上潘建伟未在国盾量子任职,也没有参与企业的任何生产经营管理和技术研发工作,其股份表决权也委托科大控股行使。

 

开兴:没错。在国盾量子的招股书中,也明确说明了“公司的核心技术研发与潘建伟无关”,这对迷信潘建伟本人的股民来说是个不小的冲击。而且出于稳定性尚且不足、相比传统密码产品其价格过高、应用终端产品的缺乏等原因,目前量子保密通信技术存在市场推广困难的问题,营收很不稳定,而这也让国盾量子难以撑起如此高的股价。

 

根据国盾量子的招股书内容,国盾量子2017年、2018年、2019年营业收入分别为2.84亿元、2.65亿元、2.58亿元,归属公司净利润分别为7431.46万元、7249.06万元、4930.61万元,营收和净利润都连年下跌。

 

珊媛:很难想像,一只2019年营收2.6亿元、净利润4930.61万元、2020年第一季度营收155万、巨亏883万的股票,能达到巅峰时的300亿元的市值!


开兴:是啊!虽然首日上市后跌了一些,但截至8月6日收盘仍有250亿元的市值。就算它来十个跌停,市值也有将90多亿,这对于过去几年的营收和利润都很疲软的“中国量子通信第一股”,仍然高估了至少十倍。


另外,它的市销率居然高达8021,雄踞A股第一位!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就算量子通信有20%的净利润率,以30倍市盈率计算,年营收需要达到40多亿才行。而以国盾量子几乎停滞不前的营收增速,很难!至少在几年内,无法看到稳定的赢利。

 

珊媛:截至到8月28日收盘,国盾量子总市值仅为201.6亿元,即便如此,对其后期展望会不会过于悲观了?


开兴:我们乐观一点,算它的营收增速有20%,以2019年为基准,也需要十八年,才能匹配目前的市值

 

珊媛:可能有人会说,“国盾上市后拿到了3亿元募资,增速会很快吧?

 

开兴:事实并非如此,对这个领域而言3亿元融资并不算很高。毕竟量子通信一直是过去几年我国非常重视的领域,此前他们拿到的融资远不止这个数。所以指望这3亿元想获得飞速发展,根本不可能。作为国家极为重视无数大款削尖脑袋想投资的领域来说,要做到早就做到了,不必等到现在。因此,想要达到年营收10亿都不太可能,更别说40多亿了。


中长期的成长性是决定估值的重要因素,这一点也被纳斯达克市场所验证。在诞生初期至1973年初,纳斯达克的估值一度在80倍以上,此后估值几经起伏,在2001年末达到了165倍左右。随着包括微软、苹果、英特尔、亚马逊、脸书、奈飞等一批又一批优质的上市公司在纳斯达克成功上市、发展,由于这些公司保持了较快的业绩增速,曾经被认为过高的估值渐渐变得合理甚至是低估,纳斯达克的估值中枢明显回落,目前纳斯达克指数的PE-TTM不到60倍。  

 

虽然国盾量子的行业前景和团队实力是实打实的,但是现在量子通信相关产品从市场接受到各行业、单位、和个人的普及应用需要一定的周期。过长的市场推广时间给国盾量子的经营带来了很多未知的风险,凭借自己现有的优势上市吸引融资对国盾量子来说是个寻求转机的好办法。不过,这不代表是股民投资的好机会。

 

珊媛:科创板一直被寄予“中国版纳斯达克”的厚望,而纳斯达克市场的估值变化也带给了我们一个重要启示——投资者对于科创板企业的定价应更具包容性。目前很多龙头企业正在回归科创板,比如已经上市的芯片代工巨头中芯国际、AI芯片巨头寒武纪等,在京东数科、蚂蚁集团相继对科创板抛出橄榄枝后,新经济的优质企业也陆续释放了冲击IPO的信号,引发了资本市场的关注。随着越来越多的优质企业上市并成功孕育,科创板当前的高估值最终或被消化待浪潮褪去方知谁在裸泳。

 

非常感谢开兴的分享和诚挚的提醒,希望能给各位投资者们一些帮助,也希望大家能够获得更多的收益。感谢各位的收听,我们下期再会。


     


                    

持牌机构 / 强大股东